Denkprozess*

Don't worry what people think, they don't do it very often.

寫一首詩不如,
罵一聲幹給你。

當樂生不能樂生,王家沒有家,
美麗灣不美麗,
非核家園還在續建核四,
你連自己說過的話都不明白,
逐日逐夜翻修承諾,
以符合你的清白他的利益。

當千千萬萬的悲憤寫就的字字句句,
你都不在乎了,
送你一聲幹,
也只是考量你的智力與良心,
最適當的措詞而已。

—陸君評

許久以後
我已知道不會再有等候
我以知道,一切將分佈在黑暗中
當白日被自己的鋒芒蝕盡
當夜與夜的連結
不再是夢

而我以之道你不是雪
你是極地
你是唇上盛開的罌粟,冰凍的罌粟
你是永夜
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

—《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伊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