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kprozess*

Don't worry what people think, they don't do it very often.

像貝蒂那樣憂鬱

我沒有一定要你愛我多久,我已經決定一個人活

在愛裡的薪水很低

直到我們找到一台鋼琴

怎麼這麼幸運

有人願意付錢來聽

自此後不再想什麼

燒掉老闆的房子

在離海溝不遠的海裡裸泳

親吻誰在晚餐與漫長的散步之後

哪一種光線適合

拍下我們的合照

如果我已沒有憂鬱需要妳來安慰了

妳仍在共鳴我的哀愁

妳就會使我痛苦

而我會成為妳的地獄

我所能幫妳的

只有拿一個乾淨的枕頭

送走妳的惡夢

讓寄藏在妳之中的一切我

不再哀愁

不再活

—《附近有人笑了》, 黃柏軒